遗落在江南的一场旧梦

查看12149次 评论0条 时间:2011-02-16


    (一) 
    三月的江南,春暖花开,万物晴好。 
    我已经离家有半年。只在周末的时候偶尔蜻蜓点水地回去逗留短瞬。我很小的时候,父母离异。爸爸娶了一个年轻女人。而妈妈早些年出了国。每年往我的帐户打上一定数额的款项,便是她对我表达关爱的唯一方式。 
    自小我就是孤僻的孩子,冷傲得如同一只受伤的小兽。我为自己所有的情绪找到的宣泄方式,便是写字。不仅娱人娱己,还能换取稿费。我感到很满足。空余时候,除了上网打发一些无聊的时光,就是听一档午夜倾诉的栏目,试图能从里面找到一些写作的素材。当然,那个电台DJ的磁性嗓音也是叫我迷恋的一大原因。 
    晴光,一个响亮的名字。常常会按时守在收音机?#32536;?#24453;他的出现。而每每,当他说着“各位听众朋友好,欢迎收听午夜倾听,我是晴光”的时候,?#19968;?#21644;着他把“晴光”两个字大声说出来。这样的感觉很好。晴光,这是两个温暖的字眼。 
    终于有一天,当他在节目的间隙放着一曲新歌《江南》,悠扬的旋律忽然?#26790;?#30340;心有了前所未有的悸动。我几乎是毫无思索地拨通了那个牢记于心的电台热线。然后我听到广播里传出自己的声音:“晴光,你的世界果真是晴朗明媚,无限光明么?”晴光说:“因为不完全是,所以才期盼,我们每个人的心灵总会?#24515;?#20010;阴暗的角落,在等待晴光……。”说的真好,我微笑着挂了电话。我想我不能,让他看见我心?#24515;?#20010;阴暗的角落。 
    (二) 
    依然习惯在每个午?#25925;?#20998;,抱着小小的收音机,听晴光的节目。无数次地想象,他?#36855;?#26679;的男子?一定是如?#26448;?#31508;下那个?#23567;傲幀?#30340;男子一样,穿着?#29238;?#23376;的棉布衬衫,有明亮的眼和温暖的笑容吧。 
    我的写作也愈加步入正轨,电子邮箱里时常收到编辑的约稿。间或?#19981;?#26377;读者来信。许多人都爱问同一个问题:你写的故事是真实的吗?只有一个人例外,他从不问我故事真实与否,他只是固执地、?#20013;?#19981;断地给我发来一些诡异但却美仑美奂的图片,或者是几段渗透着淡淡哀愁的音乐。似乎他已笃定,我必定会?#19981;丁?#36825;样以后的某一天,我终于给他回邮。我说,也许你是真正能读懂我的人。 
    自此便和他开始了电邮往来。有些人,不用说很多的话,他就能走进你的内心深处。他便是的。直到有一天,我对他说:不知道你爱不爱听广播,我喜爱那个叫晴光的DJ主持的一档午夜倾诉节目。 
    第二天夜里收到他的回邮。他说:如果我说我是晴光,你一定会觉得是玩笑。可是,上帝果真给我?#21069;才?#20102;一个大玩笑。我真的很惊喜,因为我是晴光。这一次,他在信中留下了电话号码。 
    你可以想见我的惊?#21462;?#21487;这的确太像一个玩笑。犹疑片刻后,我在裤兜里揣上收音机,往电台的方向去了。 
    等在电台对面的大楼下,我如此焦躁。我不断地相互揉搓自己冰凉的十指,是谁说过,这样的举动?#23396;?#30340;是内心的不安。是啊,此刻我万分不安。 
    晴光的节目照例在舒缓的乐声中结束。不多久,有个高大的身影从对面电台的大门里走了出来。心跳加速的我拨通了那串号码。天,他的手机果真在静夜里喧嚷起来。然后他看到了对面的我。他径直朝我走来,然后很快,他便站在我面前,狭长的眼,柔情无限。然后我就在一瞬间被?#21040;?#20102;一个宽厚的怀抱。“冷凝,我终于可以?#24403;?#20320;。”他轻声地说。我在他的怀中?#26448;?#30528;,笑容?#30913;?#19978;?#25628;?#35282;眉梢,他和我想象的是一个模样。 
    (三) 
    我在晴光的寓所细细打量。很少见到男人的居所布置得如此井井有条,一尘不染。而晴光则细细打量我,他说,冷凝,你看上去?#25925;?#20010;孩子。我纠正他,不,我已经20岁 。 
    可是,冷凝,你多么像个需要照顾的洋娃娃。他拨弄着我的长发。我笑起来,说,你可知道,自从父母离异,11岁起我便学会了照顾自己。 
    可你是?#26790;?#24515;疼的孩子,从今以后,请?#26790;?#26469;照顾你。晴光轻轻扣住我?#21335;?#24052;,目光深深看进我的瞳仁。晴光,遇见你是多么美好的事。我轻笑着点了头。 
    我开?#24049;?#26228;光在一起。 
    他真是个模范男友,每天清晨会给我熬好麦片粥,热好牛奶。临走前总不忘在我额头留下香吻。他说,懒孩子,看我把你照顾得多好。我则用长睫盖住双眼,佯装熟睡。而每每在晴光带××的那一刻,我便匆匆从床上跳下,裹着睡袍跑到阳台,只为看一看他的背影。这个男子,我是不是可以和他相爱永远? 
    我不是个多梦的女子,因为一向缺少充足的睡眠。但是和晴光一起的两个月,我开始贪睡。枕着他健壮的胳臂,有时会梦见繁花遍?#21834;?nbsp;



本文共有 0 篇评论 | 打印文章 | 关闭页面 发表评论

用户名称:     用户密码:
评论内容:
    
   

关于我们 | 隐私保护 | 交友须知 | 联系我们 | 友情链接 | 举报中心 | 站点地图
爱在蓉城成都交友网版权所有 © 2007-2019 All Rights Reserved
蜀ICP备06002456号 LORVA
球深比分网即时比分